你支持罷免門檻下修嗎?-罷免
罷免關我什麼事?-罷免
罷免關我什麼事?-罷免
罷免關我什麼事?-罷免
罷免關我什麼事?-罷免
罷免立委三步驟-罷免
罷免立委三步驟-罷免
罷免立委三步驟-罷免
選舉難?罷免難?-罷免
選舉難?罷免難?-罷免
罷免難,比登天還難-罷免
罷免難,比登天還難-罷免
罷免門檻下修,台灣人怎麼說?-罷免
罷免門檻下修,台灣人怎麼說?-罷免
台灣罷免制度修法進度-罷免
台灣罷免制度修法進度-罷免
台灣罷免制度修法進度-罷免
罷免
看政黨
link
看委員
link
看表態
link
看分析
link
罷免門檻下修,數據告訴我們哪些事?
阿草放大鏡
數據背後,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罷免:多少立委願意違反人性?

罷免權是人民收回當選官員權力的制度,美國光是2011年這一年當中,就舉行了150次罷免選舉,其中75位官員被罷免成功,9位官員自行辭職。但反觀台灣,針對立委提出的罷免,主要有三次,卻從來沒有成功過。

  • 1994年,反核團體提出罷免擁核立委林志嘉、洪秀柱、詹裕仁、韓國瑜、魏鏞等5人,最後未達投票門檻而失敗。
  • 2013年,憲法133實踐聯盟提出罷免吳育昇,最後未達連署門檻而失敗。
  • 2015年,割闌尾計畫提出罷免蔡正元,最後未達投票門檻而失敗。

在立法院第八屆任期期間(2012年~2015年),就發生了兩次對立委的罷免行動,罷免可說是攸關立委個人去留的議題。那麼,在立法院內是怎麼討論這個議題呢?

就讓阿草用數據告訴你:多少立委願意「違反人性」?

藍綠正反對決,親民黨游移不表態

憲法明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的權利,後兩者屬於公投議題,且公投和罷免的修法都分配到內政委員會中審查,因此近年來兩者經常被一起討論。

但比較兩者在立法院內的紀錄,卻發現罷免的表態人數和次數顯然都較少,立委很明顯比較不願意討論罷免。即使有門檻下修的提案,大部分都卡在程序委員會,甚至連討論機會都沒有。這些現象可能說明的是:

罷免門檻下修將使罷免更容易成功,直接影響立委個人權利。

另外,公投門檻下修幾乎是在野黨共識,連大多數國民黨立委都只有抱持模糊態度而未明確反對。相比之下,對於罷免門檻下修的問題,各黨意見則有很大的歧異。

民進黨及台聯當中有表態的紀錄都是高度贊成(但民進黨立委也有將近一半沒有表態),許多國民黨立委則勇於表達反對立場,親民黨立委則繼續游移在國民黨和民進黨之間,幾乎完全不表態,只有一則立場模糊的發言。

因為這些強烈反對和不表態的立委,導致雖然贊成門檻下修的表態比反對多,卻距離修法通過仍然非常遙遠。

值得關注的是,我們發現三位身為內政委員會的立委,卻都沒有對公投和罷免這兩個議題有任何表態,他們分別是:林滄敏高金素梅張曉風。 其中張曉風擔任立委一年就自請辭職,或許還可以理解原因,但其他兩位就很難解釋了。

人性衝突,被罷免立委的真實反應

由於立法院第八屆任期期間,民間提出許多罷免立委的行動,因此立院的表態紀錄也成為觀察立委人性衝突的最佳範本。經過分析整理,我們發現被罷免的立委有以下這幾種類型:

(一)訴苦型:張慶忠立委

面對可能會被罷免,張慶忠立委訴苦:

「如果沒有門檻的話,我們可能每天都會被罷免,罷免除了過不過的問題之外,那種感覺、感受很不好⋯」

(二)惱怒嗆聲型:蔡正元立委

蔡正元立委則是惱怒,甚至在主題完全無關罷免的會議上兩度嗆聲:

「跟那些什麼爛花一起搞要罷免我,明明講好了,不管法律對不對都要遵守,最起碼媒體不准宣傳,我也沒有宣傳罷免活動啊!要宣傳我會輸他嗎?」

「我是所謂割『藍尾』名單第一名,我告訴你,我不怕。」

(三)另外提案修法型:吳育昇立委

相比之下,吳育昇立委則展現了過人的風度,完全沒有在發言時訴苦或惱怒,而是另外提出了法案,要求罷免連署要附切結書及身分證影本,變相加高罷免難度。2013年11月29日,國民黨團利用人數優勢將這個法案逕付二讀,當時正好吳育昇立委被提出罷免,因此被民進黨立委稱作「吳育昇條款」。

事實上,過去二十年來罷免制度曾經出現重大的修法,就是1994年洪秀柱等立委面對被罷免的危機時,主動提出修法,大幅提高提案、連署門檻,也將投票門檻從三分之一提高到二分之一。在官位受到威脅時,洪秀柱及吳育昇立委的作法非常「符合人性」,但是否「符合民意」?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結論

相較於其他議題,罷免因為涉及立委個人權利而較少得到討論的機會,就算有也很容易被認為針對特定立委而模糊焦點。

關於罷免門檻下修的議題,國民黨立委大多表達強烈反對、親民黨立委幾乎不表態,僅有民進黨及台聯立委:李俊俋(8)陳其邁(5)陳亭妃(5)姚文智(4)蘇震清(4)這幾位立委「違反人性」頻繁表達贊成。在這樣的背景下,這屆立法院任期之間要通過相關修法,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括號內為表態次數

幾位之前被提出罷免的立委,都在尋求連任中。在保住自己官位的「人性衝突」下,要如何同時說服選民自己高舉「代表民意」的旗幟?不但考驗立委,更考驗選民的智慧。

另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如果2016選後民進黨取得新國會最大黨地位,是否會繼續維持現在偏向贊成罷免門檻下修的表態,而促成修法?

隨著現在公民意識的提升,未來針對不適任立委提出的罷免,應該會更加頻繁,討論也會更熱烈。到底在新國會中,罷免門檻下修會完成修法,還是像過去經驗反而加高呢?這就有賴關心這個議題的選民,依照這些真實的表態紀錄做出投票選擇,才能使直接民權有更前進的機會。

戰況緊急
揪團參戰

按這裡分享

本議題特別感謝割闌尾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