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支持公投門檻下修嗎?-公投
公投關我什麼事?-公投
公投關我什麼事?-公投
公投關我什麼事?-公投
公投四步驟-公投
公投四步驟-公投
公投四步驟-公投
總統做得,公投做毋得-公投
總統做得,公投做毋得-公投
總統做得,公投做毋得-公投
門檻門檻雞蛋糕-公投
門檻門檻雞蛋糕-公投
門檻門檻雞蛋糕-公投
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簡稱「公審會」-公投
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簡稱「公審會」-公投
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簡稱「公審會」-公投
公投門檻,修不修,正反意見怎麼說?-公投
公投門檻,修不修,正反意見怎麼說?-公投
公投門檻,怎麼修?-公投
公投門檻,怎麼修?提案門檻-公投
公投門檻,怎麼修?連署門檻-公投
公投門檻,怎麼修?公審會、提案連署系統-公投
公投門檻,怎麼修?投票門檻-公投
公投門檻,怎麼修?投票年齡-公投
台灣公投制度修法進度-公投
台灣公投制度修法進度-公投
台灣公投制度修法進度-公投
公投
看政黨
link
看委員
link
看表態
link
看分析
link
公投門檻下修,數據告訴我們哪些事?
阿草放大鏡
數據背後,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公投:「少數」反對卡住修法,能否期待新國會?

公民投票是人民直接行使權利的方式,向來被認為是民主國家的重要制度。台灣在2004年立法通過後,成為東亞第一個採行公投制度的國家。

每當有社會重大爭議時,不管朝野藍綠,都曾經提出以公投解決問題的想法,如軍購案公投、入聯公投、ECFA公投、核四公投等等,但全國公投從來沒有一次真正成功通過。不少人都指出問題在於高門檻,也因此有「鳥籠公投」的批評。

然而,立法院的修法進度仍然卡住,本屆立院已幾乎沒有機會通過。

就讓阿草用數據告訴你:在立法院內怎麼討論這個議題?修法為何卡住?如何從公投表態選擇新國會的立委?

不只是藍綠對決,其實是朝野政黨大亂鬥

大家常常會以為立法院是藍綠對決,但在公投法的討論上,實際上是朝野政黨的大亂鬥。圖表顯示有表態紀錄的立委總共51人,包含:

  • 國民黨13人
  • 民進黨30人+台聯6人+親民黨2人

我們發現,在野黨非常關心這個議題,民進黨表態立委超過四分之三,其他兩個小黨台聯和親民黨的立委則全部參戰。更特別的是,這些在野黨立委全部都偏向贊成公投門檻下修的立場,國民黨立委則是落在模糊和反對的立場,朝野雙方壁壘分明。

台聯慣例為「一席立委兩人輪替」,每人各擔任兩年,故台聯共3席立委有6人擔任過立委

另外統計發言次數,各黨分別是國民黨32次、民進黨43次、親民黨7次、台聯7次,雖然以席次的比例來看,國民黨的次數仍然偏少,但是差異並非十分懸殊,不過在野黨則都非常踴躍發言。

為什麼在野黨特別關心公投法這個議題?這可能是因為公投制度具有彌補代議政治不足的目的。

在代議制度下,立法院有時可能會制定出違反部分人民意志的法律或政策,而這時少數黨立委因為人數劣勢而不一定能在立法院中阻止通過,這時如果有完善的公投制度,就能透過全民作最終決定來避免這樣的問題。

國民黨模糊反對分不清,在野黨修法內容很分歧

括號內代表表態次數

以上這些可說是特別關心這個議題的立委,他們的表態次數合計60次,幾乎佔全部139次的一半。進一步分析他們各自的表態內容,我們發現兩個特點:

(一)國民黨的發言偏向模糊,僅有少數明確的反對表態

國民黨大多數立委並不會直接表明反對公投門檻下修,而是提出「我贊成調降,但是要再多討論⋯」、「門檻還是有他的意義⋯」、「要有嚴謹配套措施⋯」等等曖昧不明的用詞。

這種特有的說話技巧,讓人捉摸不清真實態度,這種類型的立委以吳育昇為代表人物。少數像張慶忠這類的立委則是完全不同,非常直率的表達出他對「高門檻」的堅持。

由於國民黨立委模糊和反對的意見交雜,很難具體看出國民黨的「黨意」到底是什麼。由於立法院開會時間有限,每個法案能被排案討論的機會都十分寶貴,模糊的發言常常導致會議時間延宕無結論、行政機關藉此得以「再討論研議」為由拖延進度,因此阻礙了修法實質上的討論,也無助於凝聚社會共識。

(二)在野黨雖都偏向贊成,但是關注角度並不同

偏向贊成的在野黨,彼此也有很大的分歧。民進黨和台聯修法意見比較接近,但是台聯要求更低的門檻。

另一方面,親民黨則特別著重在「年齡下降到18歲」,對於「降低提案、連署、投票門檻」的問題,則是在民進黨和國民黨之間擺盪,這點似乎也和社會大眾普遍對親民黨的理解相同。整體來說,在野黨修法內容和程度的分歧,是導致修法過程需要較多時間討論的可能原因。

修法關鍵在於席次分布,改革能否期待新國會?

從2012年,第八屆立委剛上任時開始,就有許多公投法的修法草案陸續提出,但在內政委員會的審查過程並不順利,一直到2015年4月(立法院第八屆立委第七會期)才順利初審通過,送入二讀協商討論中。

延宕兩年多,其中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分析了這七個會期中內政委員會的席次分布,發現以下狀況:

第一到四會期(2012─2013)

  • 7人
  • 6人─民進黨4、台聯1、親民黨1
  • 1人

第一到四會期的無黨團結聯盟立委為高金素梅

第五到六會期(2014)

  • 8人
  • 6人─民進黨5、台聯1

第五到六會期立法院爆發服貿爭議

第七會期(2015)

  • 7人
  • 7人─民進黨5、台聯1、親民黨1

可以發現第七會期最大的不同,是民進黨、台聯、親民黨合計7席,是歷來最多。

在野黨立委按照分工,一人擔任召委排案當主席,還有6席可以進行表決;這時,只要在野黨全部團結,除非國民黨立委全部出席,否則表決的控制權就掌握在在野黨陣營這邊。

贊成反對數相同時,召委主席就可參與投票

在這樣的背景下,國民黨對法案及議事的控制力最弱。2015年4月22日,公投法在內政委員會的審查,正是因為當天國民黨立委鄭天財Sra·Kacaw請假未出席,形成國民黨:在野黨席次比為6:7的局勢,最後國民黨立委集體退席,終於初審通過。

雖然還未正式修法通過,但這個例子說明法案在立法院委員會審查中,最關鍵的因素是委員會的席次分布。各黨立委如何運用席次的變化,進行結盟和合作,就是成功推動修法的關鍵。

在野黨立委普遍非常關心公投法,修法過程也出現了在野黨團結對抗國民黨的現象。但在野黨立委的修法內容和程度也有分歧,民進黨和台聯接近,親民黨雖然偏向贊成,但在民進黨和國民黨之間擺盪。另一方面,國民黨立委大多數也不願明確表態,立場偏向模糊。這些表態紀錄正說明「公投門檻下修幾乎是共識,但修法進度卻十分緩慢」的結果。

然而,通過初審後的法案送入院會,此時國民黨的「黨意」不再模糊,而是明確地把法案拉下協商,至今仍無機會修法通過,只能寄望下一屆國會。但是新國會能否期待?民進黨立委在選後,若成為執政黨,是否還會維持推動修法的態度?關鍵還是在於人民是否能夠依據這些表態紀錄,選出真正重視這個議題的新國會。

如果你有關心的議題,請選出真正關心這些議題的立委,才能推動改革。

怎麼判斷哪些立委真正關心這些議題?答案是關注他們的表態紀錄。

戰況緊急
揪團參戰

按這裡分享

本議題特別感謝島國前進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