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

2016第九屆不分區候選政黨

第八屆立委席次

40/112

課綱程序透明
70
61
9
0
所有
提案
發言
表決
按時序排
按立場排
陳亭妃
2015-09-24
發言
我們要的是公開透明,而不是會議紀錄的文字稿,因為我們不知道哪個部分是公開透明的,所以為何你們不願讓其公開透明,讓這些課審委員走出去的時候,能夠更驕傲的表示,這些全部都是可受公評的呢?為何要讓課審會變成黑箱呢?本席認為,若未加以公開,則未來情況會更嚴重。
黃國書
2015-09-24
發言
經過那麼長時間的風風雨雨,我還是希望部長能從這個過程中,去瞭解課綱為什麼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社會這麼大的反彈,不能說現在事情已經落幕了,朝野協商也做成決議,你就重起爐灶,把過去那一套再拿來玩一次,結果於事無補,社會爭議還是存在。本席希望部長審慎因應這件事情,除了重啟課綱審議,一定要謹記前車之鑑,不要再犯以前的錯誤。
鄭麗君
2015-09-24
發言
學生昨天開記者會也提出非常重要的主張,我也非常贊成,即學生要求先修法再審議,先改革課綱制度,讓立法院通過法律案,讓課綱訂定的制度能夠公開透明、由下而上、專業治理,部長剛剛說要暫緩,你贊不贊成先修法再審議?
何欣純
2015-09-24
發言
部長,我發現教育部研究很多,但是做得到或做不到,都讓人家很質疑,除了在課綱微調這件事上,大家覺得教育部的作法程序不正義,沒辦法讓國人及學生信服外,我相信還有很多事情,包括最為詬病的是,大家認為教育部是一個非常官僚的機關之一,也就是所謂的行政官僚。
邱志偉
2015-09-15
發言
本院邱委員志偉,鑒於 7 月 4 日反黑箱課綱高中聯盟於高雄市中央公園言論廣場舉辦反黑箱課綱晚會,經由北中南各地的反 黑箱課綱組織的學生討論出的共識,要求教育部出面回應,若教育部還是以迴避的態度面對群眾,將北上至教育部抗議。希 望教育部盡速提出相關策進方案,並針對學生訴求作出正面回應,爰此特向行政院提出質詢。 說明: 一、高雄市反黑箱課綱高中聯盟提出四點訴求: a.政府立即撤銷一零三課綱。 b.政府對錯誤政策導致書商印製一零三課綱的書籍,應全額賠償。 c.程序須公開透明並符合法律及民主程序。 d.新的課綱必須維持台灣的主體性,並且能夠有多元的價值與史觀。
黃國書
2015-06-08
發言
我直接告訴你學生的想法,他們都希望能將這個黑箱微調的課綱撤掉,並重新加以審議。現在你要拿什麼政策去跟他們溝通?還有你可以答應什麼呢?
陳亭妃
2015-06-08
發言
部長認為這是你們的退讓嗎?新舊版教科書並列讓大家選擇是你們的退讓嗎?錯就是錯,本席相信所有高中生要求的是一個價值,什麼樣的價值感?他們希望可以公開參與,這個微調課綱沒有公開參與、沒有透明。
許智傑
2015-06-08
發言
但是就之前所謂的黑箱程序,法院判定教育部敗訴,學生不願意受到威權思想的控制,所以才會有新版課綱的爭議。全國有這麼多的中小學跳出來發聲,當然如果教育部同意採新舊並行的方案,我們還可以勉強接受,但是事實上我們更希望有 B 方案,不然你們是下去聽什麼聲音?
何欣純
2015-06-08
發言
現在已經有兩百多所高中串連反對課綱微調,請問部長,您明天去的時候能否表明態度,您就是要廢止已經微調過的課綱、違法的課綱?
管碧玲
2015-06-08
發言
所以聽了之後是否能改?有沒有預留改的可能性?有沒有 8 月 1 日後撤回微調課綱的可能性?如果你沒有預留這個可能性,即使去聽了之後還是無法解決問題,有沒有預留這個可能性?
鄭麗君
2015-06-04
發言
請問這些委員名單跟會議紀錄什麼時候公布?我今天要再進一步指出,104 年 4 月 24日,領綱研修總計畫聯席會議決議,委員簽署姓名公示同意書之後就要公布;4 月就決議要公布了,今天都 6 月 4 日了你們還不公布。
許智傑
2015-06-04
發言
本席只是再次提醒教育部,有時候教育部的想法不全然是對的,要多聽聽人民的意見,有時候要適當的馬上去更改,就像黑箱課綱一樣,就像足協公告的索票規則一樣,或是有可能教育部已經努力一陣子了,但不見得是最好的方案,該改的我們還是要改,我想這才是一個進步的教育部,一個隨時可以進步的公家機關,而不是我已經想好要怎麼改了,你們就一定要照我的方式來改,這一點是教育部最要突破的觀念,本席在此提醒教育部所有官員,有時候這部分需要適時的調整,讓自由民主的台灣可以在全世界講話大聲、發光發熱,謝謝。
陳亭妃
2015-06-03
發言
有關課綱問題現在已經是紛紛擾擾,所有高中學生都站出來抗議,本席相信這是言論自由,這一點是非常清楚的,所以請部長好好思考,是不是應該撤回課綱的公告?
黃國書
2015-06-03
發言
部長,我可不可以再有一個請求?即課綱微調,已經引起校園紛擾不安,校園問題已經非常多了,不要再徒增困擾,現在到底要用新的課綱,還是舊的課綱?現在校園已經分成好幾派在爭吵了,我可不可以請教育部把這些公文註銷,一個公文是教育部發給各高級中學,說要使用新的課綱,是 6 月 2 日發出來的;另外一個公文是國教院發給出版商,要求把舊的課綱版本作廢。我可不可以請教育部把這兩份公文註銷,彌平現在校園的爭議,可不可以?
陳素月
2015-06-03
發言
本席認為目前課綱微調有三大問題:第一、參與之委員及過程顯然有黑箱之嫌(依照先前 95、98 年課綱審查過程慣例,其課綱委員都完全沒有保密的問題,為何本次課綱微調過程不得公開?)
許智傑
2015-06-03
發言
本席在此提出這項呼籲,希望部長能夠在這一、兩天之內,趕快拿出知識分子的良知及維護正義的勇氣,暫時停止課綱微調,相信你一定會獲得全國家長及孩子的掌聲,希望部長能夠好好思考一下,謝謝。
管碧玲
2015-06-03
發言
根據國研院組織法的規定,國研院完全沒有行政權限,它是一個研究、諮詢機構;依據高級中等教育法第四十八條及高級中等學校教科用書審定辦法的規定,國研院只有教科書的審定權,其他什麼權限都沒有。教科書審定之後,亦無權去廢止教科書之發行,因為中等教育法只給它審定教科書的權力,選書的權力根本不是它的,它怎麼可以逾越審定權,還要管選書?它怎麼可以逾越審定權,還給自己執照廢止權? 對啊!它連課綱的審定權都沒有,憑什麼去廢止舊執照?教育部簡直是行政的門外漢!行政失靈!教育部法制處處長可以辭職,竟然讓行政權紊亂到這種地步!
鄭麗君
2015-06-03
發言
委員自己都已經有共識願意被公開,你們還對外說要等到完成才對外公開,委員之一的台中市教育局長還因此而退出,你們打電話請他回來,答應他要公開,現在還不公開,請問你們什麼時候才要公開?
何欣純
2015-06-03
發言
針對全國高中學生各地大串連的情勢發展,關於課綱微調的部分,我們嚴正要求教育部要馬上撤回,重新依照正常的程序、公開的程序、民主的程序討論課綱應不應該調整的問題,這是第一項要求,教育部一定要先做。第二個,部長回答其他委員的時候也有說到,剛剛我們所說的這兩份公文,一份公文是給學校,一份公文是給書商,有關新舊版教科書施行和作廢的這兩份公文,你有答應要撤回,請問一下部長什麼時候會撤回?
許智傑
2015-05-20
發言
我們的高中課綱也有很多的意見,但教育部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
許智傑
2015-05-06
發言
部長,前面的黑箱你是否要繼續護航?還是你願意跟我們站在一起,一起來打破沙鍋問到底?該課綱的決定過程有沒有透明化?部長可以用邏輯去思考透明化的優點與缺點,如果透明化可以讓我們有好的方向,對於過去未能透明化,我們是不是就要有改變的空間? 所以本席要再次呼籲部長,用你的理想、原則,用你覺得要透明化的程序去處理,希望部長將來在課綱的部分,可以用這個鍋子的原則,不要再有黑箱作業,也不要再背黑鍋。請部長暫緩新課綱的實施,將來也要朝透明化的方向去進行。
鄭麗君
2015-05-06
發言
部長,你如果認為這樣的過程禁得起檢視,你就公開嘛!你為什麼還要上訴呢?因為上訴就可以不公開啊!你如果認為合法,你就公開啊!讓社會大眾檢視啊!你們為什麼不敢公開?
黃國書
2015-05-06
發言
如果有公開透明,為什麼高等法院會判教育部輸,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 為什麼臺灣的民間團體會提出訴訟,提出訴訟以後,還判教育部輸,表示這一部課綱在微調的過程裡是有瑕疵。
薛凌
2015-05-06
發言
我要跟部長談談課綱微調的爭議。我們都知道原版教科書的使用期限是到 107 學年度為止對不對?也就是說,課綱微調後選用原版教科書仍不違法對不對?
許添財
2015-05-06
發言
講良心話,這一套會考制度要採計學校分數、課綱又產生爭議,學生又繼續人格分裂,我看已經跟聯考差不多了!
何欣純
2015-05-06
發言
如果你們的主席私下拿回去那些書面意見的紙條來計算,算是一個民主程序的話,恐怕會笑掉人家的大牙,事實上,這是完全不民主的,哪有人家書面的意見並非如此,主席卻可以自我判斷,然後就歸類在同意微調,而這就是有爭議的地方,而且你剛才有提到,有爭議的地方要拿出來討論,如果法院審理的過程中、證據保全的過程中,確實認為這是有爭議的,則我們主張要重新來過,方才主席有提到,教育部如果願意公開、透明,通通重新來過的話,也就是以用公開、透明、民主的方式來重新檢視,重新看看課綱要不要微調,可以嗎?
陳亭妃
2015-05-06
發言
課綱委員就是部分,現在要求你們公開所有課綱委員的相關會議紀錄,你們都不願意公開。 我們沒有辦法接受的是這整個過程的不透明,今天行政訴訟也確實指出,你們沒有公開所有的資訊,沒有提供完整的會議資料,沒有基於大家知的權利而公布整個過程的資料,這不是黑箱是什麼?
陳亭妃
2015-04-27
發言
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本席要接著許委員的話題,即課綱真的不能等閒視 之,現在有 13 個縣市拒絕選用新課綱,則未來考試要如何出題呢?所以這部分是很嚴重的,因 為在程序就真的有問題,雖然方才部長一直說程序上沒有問題,但事實上,程序上就是有問題,即你們並沒有做到所謂的公開化,然後全部都是黑箱處理,這就是程序有問題,既然程序有問題,我們就沒有辦法接受。
許智傑
2015-04-27
發言
根據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政府資訊公開法並沒有豁免,所以後者高於前者,表示它已經否決了你們上訴的理由,可想而知,你們上訴並不會有結果。 坦白講,我剛才提到你們在台灣主體意識和大中國思想之間擺盪,重點在哪裡?重點就在委員沒有公開啦!就矇在黑箱裡面做嘛!
薛凌
2015-04-27
發言
我們都知道大數法則、公約數的問題,既然有這麼多地方希望照舊,而且在司法上,你們也輸了,難道教育部仍堅持上路?需不需要再考慮一下?
許添財
2015-04-27
發言
教育部所制定的課綱,應該讓孩子有自由選擇的機會,甚至老師可選擇國外書籍授課,但你們為何要保障書局與出版商?
邱志偉
2015-04-27
發言
他球員兼裁判的行為就是不對嘛!他不懂得利益迴避嗎?他應該迴避的,卻還堂而皇之,很多該校的老師看不慣來跟我說,我就說哪有這種事,教育部怎麼無法掌握這種狀況呢?它是國立大學耶!本席認為國教院在遴選課綱委員會成員時要更公開,也不能有特定立場,部長完全不知道這部分嗎?最後人選是由國教院院長決定的嗎?
鄭麗君
2015-03-17
發言
有關課綱微調這起官司,教育部被判敗訴,所以應該要公開課審會的會議紀錄、名單及與會者投票紀錄。院長是否願意在此承諾將責成教育部放棄上訴並且公開這些資料? 我希望你能責成教育部,因為有關課綱微調這個問題,教育部課審會作弊,我在委員會質詢得非常清楚,連教育部委託的律師在法庭都承認了,所謂「尊重多數決」被記成「同意」,而沒有表示意見者也被記成「同意」,當天投票完畢之後,主席把結果帶回家自己整理,現場沒有公布。因此,這不止是黑箱作業,而且是包庇違法!
陳亭妃
2015-03-13
提案
爰提案修正本法第四十三條條文,針對學校課程綱要之訂定應本於尊重多元、由下而上、透明公開支援則,納入更多原的觀點,方能避免課綱更迭頻繁,造成老師教學及學生受教上等困擾,增修教育相關領域之民間團體,得提出課程綱要草案,併案審議。其次,為避免教育制度遭有心人士操作、扭曲課程標準,應由行政院成立專業與中立、客觀的「國家課程審議委員會」審議課程綱要,以促使我國課程發展與教育優質化。
許智傑
2015-03-09
發言
教育乃百年大計,因為教育部微調課綱而產生上開爭議,而遭民間團體控告,且經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敗訴。據此,本席建議,第一、雖然教育部於專案報告內指出「有提起上訴必要」,然本席建議教育部,放棄上訴
管碧玲
2015-03-09
發言
我是要問你的意見,我不要課綱委員會,我要你的意見,你要有意見,你必須有意見,你贊不贊成我的說法?如果不贊成,那你的說法是什麼?來,說一下,你的說法的「光復」是什麼?那個中華民國在國際公法上是哪一國?你現在說「光復」,所以又把台灣跟當時的中華民國連起來,重點就在這裡,你的課綱採用「光復」說的時候,就把從李登輝時代已經做的區隔又連了起來,即光復的時候就把現在的中華民國跟當時的中華民國連起來了,那就很危險了。
黃國書
2015-03-09
發言
由這些人修正課綱調整方案,送出來以後,還是要經過公正、公開、公平的審理程序,送出來以後,你們決定於 1 月 17 日召開公聽會,但直至 1 月 14 日才通知所有要來參加課程的委員,大家根本不知道內容,無從準備起,他們怎麼知道裡面藏了什麼東西,有什麼問題,結果 1 月 17 日開完公聽會通過以後,問題都來了,課審大會的時候,到底有哪些委員同意這個微調案?又有哪些人不同意? 充分討論的內容呢?也沒有公開啊!就算是無記名投票,無記名投票的結果也沒有委員知道,你沒有參加,怎麼知道無記名投票的結果跟事實是不是一致,有沒有被竄改?
陳亭妃
2015-03-09
發言
所以現在大家要求你們提供整個會議過程、討論過程,可是我們現在拿到的這個版本,12 月 21 日的部分還是一樣,微調內容由○○○○○記錄。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已經跟你們說這樣是違規的、違反資訊公開法,可是你們給我們的資料還是如此! 教育部可說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這是公開的,整個程序是可以接受檢視的,那就把它公開嘛!
何欣純
2015-03-09
發言
牽涉這麼嚴重的問題,所以法院的判決要求你們所有的資訊統統都要公開,台權會好不容易打贏了,你今天卻決定要上訴。你已經把所有可以讓課發會、課審會關於課綱調整的機制可以透明、法制化的可能性完全抹殺掉了,所以我說你是第二個罪人。
鄭麗君
2015-03-09
發言
我希望教育部不要再硬拗,你們最好放棄上訴,然後資訊公開,這才是一個對公民社會負責任的態度,否則,這個課綱就是違法的,不應該上路實施。
尤美女
2015-03-09
發言
為何對「未來」才可以更公開、透明,對「過去」就不能夠公開、透明呢?何況法院都已經判決指出,你們這樣子完全違背民主的程序、正當的法律程序,也完全違背政府資訊公開法開宗明義的立法精神。
許智傑
2014-05-19
發言
例如我們的課綱,現在教育部因為課綱的問題鬧的沸沸揚揚,事實上這樣的課綱讓本土族群看起來覺得它太偏向統一,如果課綱可以很中性,不只有獨立的角度、有統一的角度,也有維持現狀的角度,本席認為這樣的課綱就不至於產生這麼大的爭議,
鄭麗君
2014-05-07
發言
但是請教育部公布所有審定委員的名單和審定過程,讓審定委員直接面對公民之眼,讓審定委員會直接面對公眾的監督下,公開透明地審定,我們回歸民主的原則,公開透明地審定,而不是由檢核小組,這個黑箱小組的作業方式,也不是像現在這樣不透明、黑箱的情況,甚至我們都不知道是誰審的,我們都不知道委員是誰,連我們立委想要名單都要不到。
陳亭妃
2014-05-07
發言
部長剛剛說的,因為有實施,所以會去做調整,請問這個實施了嗎?還沒嘛!還沒有實施,可是在 4 月 23 日又有一個預告把它改了,改成什麼?對於各教育階段分組審議會要邀請哪些學者專家不予以明訂,直接說國民小學分組、國民中學分組、普通型及單科型高級中學學校分組,直接就用「分組」的說法。請問還沒有實施的東西,你們就可以去做更正…… 都還沒實施,就已經在做微調,在做整個實施辦法的調整,這不是亂搞嗎?原來蔣偉寧部長就是一位亂搞的教育部部長。
陳亭妃
2014-05-06
發言
由十人檢核小組所主導的課綱微調,當中不只整個去臺灣化,還把教科書全部改為大中國思想,因而吵得沸沸揚揚,部長,你會不會太急了? 可悲的是,部長把責任交給老師,說還要經過選書過程,在教育部的審定過程已經有錯、已經有偏頗了、已經有掩護了,你現在還把所有責任推給老師,讓老師去選書……
鄭麗君
2014-04-30
發言
本席在這裡正式要求部長,立刻對社會公布檢核小組正式結案報告的日期、經費的核銷及結案報告內容,以昭公信。 部長,你們都誤用政府公開資訊法;之前我也不想再跟你講這件事情,你們的次長是法務工作出身,卻誤用三個判例,這三個判例中,有兩個是農委會的,與教育部無關,另個判例很清楚的提到,除了主動公開之外,基於公益的原則、公益的需要,被動要求時也應該公開。
鄭麗君
2014-04-23
發言
從本席所掌握檢核小組去年 11 月 23 日第一次會議錄音所呈現的證據,更證實了檢核小組就是一個逾越授權的黑箱小組,還違反原本應由下而上的正當程序,蔑視專業,自行發動國文社會科課綱微調,這樣的課綱微調自始當然無效。
劉建國
2014-04-18
提案
鑑於教育部為促進國家教育之永續發展,特設國家教育研究院,掌理教育制度、教育政策及教育問題之研究,且依法設置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研究發展會,負責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研究與發展,並於「國民教育法」賦予法律定位與法源,但卻未同步於「高級中等教育法」明定,爰參照「國民教育法」第八條,擬具「高級」中等教育法第四十三條條文修正草案,增列「常設課程研究發展機構」文字,已使法規具備一致性,是否有當,敬請公決。
鄭麗君
2014-04-17
發言
這一次所謂的微調,改了 60%,過去並沒有出現過任何微調的做法,剛剛委員講微調其實是不對的,這在過去並沒有,而整個過程讓社會最不能接受的是黑箱作業,沒有公開、透明,違反程序正義,而且社會參與不足,這當中最大的爭議來源就是有了一個過去從來沒有的檢核小組。從我所接獲的會議實錄錄音內容中可以發現,檢核小組黑箱作業跟由上而下的情況,我個人認為非常嚴重。
何欣純
2014-04-17
發言
我是主席,我可以講一下,要求教育部提供資料,我們要了很多次資料,包括國民黨委員及民進黨委員要的資料,到現在還是要不到。
陳亭妃
2014-04-17
發言
關於整個課綱的發展,剛剛有學者專家談到「法」,我們從頭到尾一直跟教育部談的也就是「法」,過去沒有檢核小組,為什麼突然之間跑出一個檢核小組?而且今天鄭麗君委員也公開一份第一次檢核小組的錄音、錄影檔,在檔案中我們發現居然是由朱雲鵬全部主導,甚至我們也發現在公文中,教育部只有授權檢核小組評估其他學科課綱是否有檢討調整的必要,但是朱雲鵬用臨時提案無限上綱,居然可以提出微調內容的建議,這不是違法嗎?如果從「法」的位階探討,這不是違法嗎?剛剛葉教授談到這些會議資料委員都可以調閱,真不好意思,我們真的調不到,我們真的失職了!其實打從有課綱要做微調的聲音出現之後,我們就開始要調閱這方面的資料,一直到目前為止,我們真的調不到
陳亭妃
2014-03-12
發言
主席、各位同仁。有關課綱的問題,一直都沒有解決,本委員會排了兩次會議,我們也不斷強調,希望教育部能夠提供檢核小組歷次會議,包括公聽會在內,所有的會議紀錄和出席名單,甚至希望能夠提供錄音檔。在其他委員會,我們都可以要到這些資料,為什麼只有在教委會不行?對此我們深感納悶,所以我們認為課綱微調一事在討論之前,一定要先拿到所有資料,並且加以監督和檢討,才有辦法來進行詢答。
許智傑
2014-03-12
發言
部長,你自己摸著良心去比較這二次修正課綱的學者,為什麼學者的名字不敢公開?包括內容。
何欣純
2014-03-12
發言
很遺憾前兩次在討論高中課綱微調的時候,我們要求教育部提供完整的會議紀錄以及所有的資料,教育部竟然回絕了我們。你所謂的「依法」提供,也只是教育部片面的認定。 我下週會要求教育部,一定要把所有的資料,不管是國民黨委員還是民進黨委員,或是所有關心這次高中課綱微調人士所需要的資料,包括檢核小組的 12 次會議、3 次公聽會的會議紀錄,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會議紀錄,可不可以請教育部提供完整的資料?
鄭麗君
2014-03-11
發言
我們的課綱犯了四大錯誤,第一,所謂十人檢核小組就是思想檢查小組,這是政治介入教育來進行洗腦教育。第二,這裡面嚴重違反程序正義,並且涉及違法。第三,在程序不正義底下編造虛假課綱,現在還有錯誤課綱,掩蓋歷史真相,違反社會事實。
管碧玲
2014-03-10
發言
我們只不過要求召開公聽會,如果你們不願意公布會議紀錄和錄音檔,那麼召開秘密會議來處理也可以啊!
何欣純
2014-03-10
發言
我們公開地要求教育部,撤銷這樣錯誤的課綱調整方案,撤銷公告,公開所有的會議紀錄,讓發言者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許智傑
2014-03-10
發言
我們要求撤銷公告,拒絕為教育部、馬英九背書!我們可以看到這麼多的學者站出來說話,他們覺得這樣的課綱微調是非常不適當,但我們教育部還是蠻幹。 希望教育部可以痛定思痛,重新思考,撤銷課綱的公告,把所有公聽會、審查小組的程序重新再 run 一次,擴大參與,聽聽臺灣人民的聲音。
鄭麗君
2014-03-10
發言
我們的質疑非常地清楚,教育部已經強行公告微調的結果,如果他已經強渡關山,我們再怎麼質詢也沒有辦法影響這個結果,我們的質詢是 無效的。如果教育部不公布所有會議的詳細紀錄與錄音檔,無法以昭公信於社會的話,沒有資訊就永遠沒有真相,基於這兩個理由,我們在上次會議強烈要求教育部要先行公布會議紀錄,先行公布逐字稿,我們才有辦法行使立委的質詢權。但非常遺憾地,今天主席還是安排同樣的議程,顯示我們執政黨的委員是不是就是站在部會這一邊要來護航?
林佳龍
2014-03-10
發言
有關課綱的調整,我們不是沒有給教育部時間,如果教育部在乎這件事情的話,從上週四至今的這段時間裡,你們可以再行提供相關的書面資料給我們,也可以針對我們上次的質疑與要求公布課審會與課發會討論的資料。結果這些你們完全都沒做,教育部擺明了就是不理立法院
陳亭妃
2014-03-10
發言
我們今天仍然一樣要求要撤課綱、要求召開公聽會,並且公開所有會議紀錄,還有簽到紀錄。
陳亭妃
2014-03-06
發言
也就是課綱微調的部分,應該暫緩實施,尤其它已明顯違反所有法令,希望主席能夠先處理這部分。這就是程序!
鄭麗君
2014-03-06
發言
整個課綱的微調,讓教育部淪為政治部門,犯下四大錯誤:第一,政治介入教育,竟然由一個 10 人組成的檢核小組進行思想檢查、進行洗腦教育,來為特定政黨意識形態服務;第二,違反程序正義,由上而下架空學科中心,缺乏老師專業的參與,尤其是非專業領導專業,黑箱作業且程序、資訊封閉不透明,而且更重要的是可能違法,教育部及部長本人可能涉及公務員登載不實,也嚴重違反行政程序法,教育部所依據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審議會組成及運作要點,是一個於法無據的要點,因為高級中等教育法還沒有日出,但是教育部竟然依據這樣一個要點來進行課綱修正,顯已違反行政程序法。對於一個嚴重違反程序及嚴重違法的課綱,國會不應該予以承認,我們應該認定它是無效的!
林佳龍
2014-03-06
發言
這整個過程多處違反行政程序,違反依法行政原則。以毒果樹理論而言,程序根本就不合法、不正當,產生的東西,內容又具有這麼大的爭議,當然會引起社會質疑。正是因為有爭議,程序更應該要完備,因此我認為我們今天一定要撤銷已經公告的微調課綱,重新一步一步地走,讓國人可以參與,可以共同來檢視,不要讓這個課綱最後變成違反法律正義、違反程序的產物,這個課綱白紙黑字寫在這裡,未來空有爭議,所有學生、家長、社會大眾怎麼遵循?
蔡其昌
2014-03-04
發言
那麼你要不要再把這個依照課綱審查的程序好好的再走一次,俾讓更多人可以參與意見,然後做處理? 部長,要公告,貼上去撕下來也是公告,一秒就算公告,程序也走完了,不是這個意思啦!
劉櫂豪
2014-03-04
發言
為什麼不依政府資訊公開法及行政程序法來公布 1 月 25 日的會議情形,包括出席人數、不同意見及投票狀況呢? 我一再說,公開這樣的資訊是部長的義務,在公民團體及許多委員在質疑時,你大可不必浪費司法資源,反而應該非常公開來公布這樣的資訊,然而我們沒有看到你這樣做,你只是將結果以口頭告訴大家。
林佳龍
2014-02-25
發言
此次更新的課綱不但涉及到史實的內容,其中就有許多可以討論之處;另外還涉及到程序的正義問題。以前課發會做出的決議,依慣例,若課審會有不同的意見,會退回再議。然而這次,沒有退回再議,而是直接送到課審會高中分組去決定,其實就是因為內容有爭議,所以程序更重要。
柯建銘
2014-02-21
發言
尤其是課綱的問題,雖說是微調,但卻是假微調之名、行亂調之實,連最根本的程序正義都沒有守住
高志鵬
2014-02-21
發言
各黨團同意教育部應儘速就 103 年 2 月公告之高級中學歷史科及公民與社會科課綱微調案,邀請全國基層高中歷史科及公民與社會科教師代表、相關科目專業學者及地方縣市政府召開全國性之溝通會議,另,歡迎其他各界人士與會。但後來台聯黨團不簽字,所以這項結論就沒有形成了,然民進黨黨團很有誠意的一再讓步,大家在那裡耗了一個早上……
吳秉叡
2014-01-27
發言
教育部要微調課綱,事實上是借屍還魂的大中國主義復辟,非常要不得,因為這違背真實的歷史,希望行政部門能夠懸崖勒馬,要經過本院的同意之後,才能進行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