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

2016第九屆不分區候選政黨

第八屆立委席次

65/112

公投
32
0
19
13
所有
提案
發言
表決
按時序排
按立場排
王育敏
2015-04-22
發言
有些委員說,公投的投票率為何沒達到 50%?這要看是何種議題,像總統大選是全國性投票,可能因為對戰非常激烈,大家也非常重視,所以民眾投票會很踴躍。並非台灣的投票率不會超過 50%,我們歷年總統大選的投票率大概都超過七成,如此看來,討論到公投的投票率時,有時是議題設定的問題,對不對?觀察過去六次公投的主題為何?這些主題是否為大家非常關心、在乎的議題?這值得提出來討論。不要因為公投投票率未達 50%,就說一定是設計門檻的問題。
邱文彥
2015-04-22
發言
關於提案門檻,經濟學上可以從需求面、供給面來看。從需求面來講,我們必須兼顧民主的價值,讓更多人可以參與,在精神上我當然支持很多委員的看法。但是從供給面來看,我們到底能支撐多少業務,行政成本也要考慮,因此才會請秘書長回去精算。
吳育昇
2015-04-22
發言
我贊成調降公投門檻,也不一定支持千分之三,但是唯獨對萬分之一感到恐慌,因為我們立委動不動都是七、八萬票選出來的,甚至有超過十萬票選出來的,如果只要 1,800 個人就可以提案進行公投,那要立委幹什麼?...所以我認為 92 年修法時,朝野設定千分之五的門檻是有智慧的,也經過精算,今天若要與時俱進調降公投門檻,我認為還是應在千分比的概念下來討論。就這一點而言,行政院提案修法調降門檻,用千分比的概念還是好,我不贊成用萬分比,因為我很恐懼。
陳淑慧
2015-04-22
發言
我認為行政院版所提出的數據應符合比例原則,不論精神、目標與目的,都應符合全國人民多數意見與看法,畢竟會動用到公投法,就是為了解決人民對於現有法律或政策中無法解決的疑惑與問題。所以不論提案、連署、通過,都應該有根據,且符合比例原則,以符合多數人民的意見。
李貴敏
2015-04-22
發言
憑良心講,是否應該為 1,800 人,並不是藍綠的問題,而是該怎麼做才能讓政府在未來將錢花在刀口上,這才是應該深思之處!但是,究竟應該是千分之幾,大家可以撇掉自己本身的政黨立場,為台灣思考一下,什麼樣的比例是我們能夠承受的一個行政資源支出的必要,因此,對於比例的部分,本席沒有任何的堅持,只是從邏輯上而言,如果 1 個人可以做的,就目前台灣的狀態而言,1,800 個人要提出提案是否可能,本席認為那實在太容易了,所以這個地方的確是需要深思。
陳超明
2015-04-22
發言
我是 8 萬多票當選的,吳育昇是 10 幾萬票當選的,如果 54,000 票你們就不能接受,每個立委隨時都可以提案,那民選的立委要做什麼用的?公民的力量可以作為思考的模式之一,但是他們講的不一定是對的。你們仔細想想,54,000 張票是最低的門檻,如果全國性公投54,000 個人不能接受,那台灣社會會變成什麼樣子?
盧嘉辰
2015-04-08
發言
剛才主席說國民黨委員對於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的問題也要提出不同的見解,我個人現在就說明行政院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之審議事項為何,還有為什麼不能輕易廢掉審議委員會。依公民投票法第三十四條、第三十八條的規定,行政院應設全國性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所以這是依法有據。要審議的事項就是全國性公民投票事項之認定,還有公民投票提案事項是否為三年內曾經投票通過或否決之公民投票案的同一事項之認定。同一事項包括提案之基礎事實類似、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斷事項者,由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認定之。還有行政院對公民投票事項是否屬地方性公民投票事項有疑義時之認定。基於這幾項原則,不能輕易廢掉。
張慶忠
2015-04-08
發言
如果不管什麼事情都公投,那就很多事情沒辦法做了,我們這個國家也沒辦法進步。現在鄰近每個國家都在進步,我們不能再停滯了,本席認為主管機關或審議委員會有存在在行政院的必要。…本席建議還是維持原來的千分之五。
吳育昇
2015-04-08
發言
秘書長的意思是,目前我們的公投法是規定至少要二分之一的公民出來投票,達到出來投票的人的二分之一之門檻,才能夠通過。理論及實務上,就等於四分之一的積極公民就可以改變、經過國家合法程序做出一個新的決定。所以,你認為這個門檻夠了,不宜再下降,是不是這個邏輯?
鄭天財Sra·Kacaw
2015-04-08
發言
秘書長知不知道總統及副總統選舉實施不在籍投票案送到立法院多久了?你不知道?你們都沒有計算!...我說的是總統副總統選罷法,這個還沒有付委啦!被誰擋住了?你們要去說明、溝通,甚至可以拜託公民團體,說為什麼不付委。實施不在籍投票有這麼困難嗎?全世界的先進國家都在做,所以這部分應該多溝通、多協調。
邱文彥
2015-04-08
發言
本席首先要表明我的態度,我支持公民投票提案門檻下修,但這要做合理的評估。最重要的是,以行政能量來看,行政院應該說明,公民投票提案門檻下修之後,我們能否負擔相關的行政成本?果真如此,我們必須在行政成本可以負擔的條件之下,做出合理下修的比例。如果我們沒有釐清可負擔的合理下修比例,而你們每件提案都答應要處理,屆時你們如何能承擔?所以本席認為這點需要大家再研究。謝謝。
鄭天財Sra·Kacaw
2015-03-25
發言
為具體回應補正公投法、修改選罷法以落實國民主權之立法倡議降低提案、連署門檻、建立電子提案及連署門檻、延長罷免連署期間,檢討現行法律對於罷免權行使之諸多不當限制等,內政部舉辦完公聽會後,如有修法共識,應儘速提出公民投票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以落實民主,鞏固民權。 提案人:盧嘉辰 邱文彥 吳育昇 鄭天財
徐志榮
2015-03-25
發言
補正公投法及修改選罷法,行政院立場為何 今天會議討論的主題是公投法與選罷法的修正問題,媒體報導上週朱立倫主席對於現行公投法的門檻及選罷法的罷免門檻均過高,表態支持應作合理調整,隨後行政院簡秘書長卻指稱現階段不宜修法,公開表達行政院反對立場。媒體紛紛表示行政院這樣的作法是打臉朱主席,此外民間團體也醞釀發動「四一○還權於民.重返立院」行動要來聲援補正公投法及修正選罷法。請行政院簡秘書長說明反對立場為何?本席聽聞內政部有針對選罷法修正問題擬召開座談會,請問陳部長具體時程為何?預計召開多少場?總統與立委選舉預計今年 9 月發布選舉公告,若要在下屆總統與立委選舉適用,就要在 9 月初之前完成相關修法,時間上是否來得及?修法問題茲事體大,與其急就章倉促完成拼裝上路,不如經過詳細規劃討論,不應急於適用明年初的總統及立委大選。
張慶忠
2015-03-25
發言
對,這是我們所擔心的,所以本席認為公投法應採較高門檻,因為做成決定之後,後續沒有人可以來負責,所以會擔心這只是一時的社會氛圍,或是少數人的情緒。
邱文彥
2015-03-25
發言
我的意思是,你們一直說要凝聚社會共識,也希望這個議題可以討論。不管是門檻的問題、條文的問題,還是公投審議委員會要不要存在的問題,社會上都可以公開討論。
吳育昇
2015-03-25
發言
今天召委安排報告主題是「補正公投法、修改選罷法,以落實國民主權之立法倡議」。本席剛好想到行政院版《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未來總統大選,因在外地工作、就學無法回戶籍所在地投票的軍警、上班族、學生,選民可以申請跨縣市移轉投票,節省返鄉投票所花費的時間與金錢,對於全國公民行使參政權有很大幫助。各界絞盡腦汁提升青年返鄉意願,但事實上,解決返鄉投票問題的根本,在於「不在籍投票」制度。目前大多數的民主國家都擁有不在籍投票規定,以此維護《憲法》權利,然而,一向以民主制度自傲的台灣,卻遲遲未能建立機制,外地遊子表達聲音的管道,希望朝野應該一起努力保障選舉人參政權行使!
盧嘉辰
2015-03-25
發言
為具體回應補正公投法、修改選罷法以落實國民主權之立法倡議降低提案、連署門檻、建立電子提案及連署門檻、延長罷免連署期間,檢討現行法律對於罷免權行使之諸多不當限制等,內政部舉辦完公聽會後,如有修法共識,應儘速提出公民投票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草案,以落實民主,鞏固民權。 提案人:盧嘉辰 邱文彥 吳育昇 鄭天財
邱文彥
2013-04-29
發言
我想就像呂前副總統提出要進行地方公投,若行政院有疑義,這要送給誰去解釋疑義?不就是交由公投審議委員會嗎?如果把公投審議委員給廢掉,未來交由行政院自行解釋,這麼做會是好的嗎?剛剛吳委員也提出建議,如果我們在認定和解釋方面沒有適當的配套措施,這個還是不動會比較好。
張慶忠
2013-04-29
發言
【公投門檻問題】 二、本席認為,要不要行使直接民權必須考量可能的成本與代價,因此必須要有提案與連署人數門檻的限制。我們從一些國家的經驗來觀察。在提案人數方面,其實各國並無一致的實踐,有的以公民人數之一定比例為門檻,有的則規定固定人數為門檻。以我國通過的公民投票法之有關規定與美國相比:我國提案人數為千分之五,遠低於美國各州的平均值百分之一至二;我國連署人數百分之五,也比美國各州較適中的百分之八為低。故不論是提案人數或是連署人數,其實都並不算高。 【公投審議委員會的必要性】 這些認定問題需要由一個獨立機關來審議,所以公投審議委員會的設計不是政治性的,而是法律性的,是合法性的審查,並非目的性的審查,審議委員會只看公投項目符不符合公投法的規定,因此它的存在,本席認為確有必要。
吳育昇
2013-04-29
發言
我同意他講的一個觀點,我國公投法和世界各國不太一樣,我們集合了重大政策、全國議題、立法原則、創制複決,以及修憲的問題,我們全部涵括在公投法之中,這種畢其功於一法的情況下,你能把公投門檻降低嗎?這不會造成國家的動盪嗎? ……我想公投審議委員會的爭議很久了,在目前這種情況下,我認為保持現狀
徐欣瑩
2013-04-29
發言
因為總統是經過民意考驗選舉而來,立法院也都是背負著一定的民意,而人民連署卻只要達到千分之五,三者相較之下,最後一項是否稍低了
李貴敏
2013-04-29
發言
據本席理解,公投目前最主要的爭議有三項,第一項是連署的門檻,第二項是通過的門檻,第三項是該不該先由公審會做事前的審核。在內政委員會前兩次質詢的時候,有委員提到和國外的法例相較之下台灣是最嚴的,本席就去查相對的資料看台灣的公投法是不是最嚴的,查出來的結果,副秘書長,台灣對於公投法是最嚴的嗎?我們看一下公投現制,在各個國家中,台灣的人民可以提出來,義大利的人民可以提出來,瑞士也可以。但是從人民的角度來講,法國不可以,英國不可以,日本不可以,德國不可以,美國也不可以,所以從發動主體來看,台灣是比較鬆的。
吳育昇
2012-06-06
發言
主席:第十條的修正意見,關於人數的部分,整理剛才大家的發言後,大概有幾個數字,一、100 人;二、萬分之三;三、千分之五,也就是原來的規定。 100 人這部分有無意見? 吳委員育昇:(在席位上)不同意。 主席:萬分之三呢? 吳委員育昇:(在席位上)不同意,因為沒有配套措施。
張慶忠
2012-06-06
發言
我們首先要考量公民投票和一般選舉不同的地方在哪裡,一般選舉決定在於人,也就是舉才;而公民投票雖然是人民直接行使權利,但是決定的是一件事,但是「事」以後的發展是誰來負責?當然是全體公民來負責,所以門檻不宜降低。
陳超明
2012-06-06
發言
司長應該這樣明示,公民投票審議委員會有存在的價值,還可以做很多事,要把它廢掉是不合理的,而不是答復尊重他們的意見。所以不宜廢掉。謝謝!
邱文彥
2012-06-06
發言
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關於葉宜津委員提案的第二條第一款,有關領土變更的複決,我也認為這件事要非常的慎重,因為這牽涉到歷史、地理、主權及國家的權益,沒有相當嚴謹的配套,考慮確實有失周延。所以我是覺得這個部分擺在這邊不妥,應該有更審慎的考慮。謝謝!
江啟臣
2012-05-23
發言
本席剛才要問的就是內政部、中選會,尤其是行政院這邊,針對審議委員會制度的改善,是否能提出比較具體的東西,而不要反正就是堅持不動。我想你們也開過公聽會,可能也有不一樣的建議或是不同的看法提出來,這個看法或許有時候是南轅北轍,有時候是對立的,但是如何在中間取得大家可以接受的平衡點,我覺得這是你們要努力的方向。我並不是這方面的專家,我也無法給你一個答案,可是我認為這個制度的修正非常重要,因為它影響到整個公民投票的進行能否順暢,以及公民意志最後是否有助於問題的解決,否則的話,到最後這個遊戲規則將讓公民投票變成是一種社會成本的浪費,如果是這樣,本席覺得我不要看到公民投票成為這樣,這會加深政治上的對立及增添許多麻煩,因此我認為公投法應該能夠有助於解決社會上的公民,他們以為該由他們自己來決定的問題。
紀國棟
2012-05-23
發言
基本上這個審議委員會的存在,本席是贊成繼續存在,如果將其廢掉,但是公投通過,ECFA 是立法院通過,公投卻否決,你可以說人民最大,本席也可以承認人民最大,這樣卻會造成法律的不安定性,有些就變成民粹了。
陳超明
2012-05-23
發言
既然內政部知道部分規定重複且相互牴觸,為何不提出行政院的修法版本,將重複與牴觸的部分修正,或是將子法的施行細則提升至母法位階?大大方方的,讓人民很清楚公民投票案的提案程序跟相關規定,不要搞得好像我們執政黨很怕人民透過公民投票來直接參與民主!
徐欣瑩
2012-05-23
發言
國內現在的氛圍,一旦門檻降低,美牛、十二年國教、證所稅、油電雙漲、一國兩區、核能發電可能一口氣都要公投,中選會的工作絕對不可能變少,有些人甚至將舉辦公投視為發聲的工具,將發動公民投票當作是特定意見的常態發聲管道。所以門檻的降低應該考慮舉行公投的可行性,畢竟經費有限,中選會只有一個,而且瑞士的通訊投票跟不在籍投票便利選民,而我國尚無不在籍投票,選舉勞民,對於提案與連署門檻的調降,中選會應審慎考慮。
吳育昇
2012-05-23
發言
本院委員吳育昇有鑑於公民投票法制定後仍有多個縣市沒有完成公民投票自治條例?經本席口頭詢問得知,目前僅 2 個直轄市、6 個縣市政府完成公民投票自治條例。若地方民眾自主性對地方自治事項與地方法規欲進行公民投票,該縣市卻無公投自治條例時,又該如何進行?另外,假設中央政府欲推動重大交通建設時,地方民意有不同意見時,欲以公民投票方式表達,又該以地方性公民投票進行?還是全國性公民投票進行?特向內政部與中央選舉委員會提出書面質詢。
張慶忠
2012-05-23
發言
要不要行使直接民權必須考量可能的成本與代價,因此必須要有提案與連署人數門檻的限制。我們從一些國家的經驗來觀察。在提案人數方面,其實各國並無一致的實踐,有的以公民人數之一定比例為門檻,有的則規定固定人數為門檻。以我國通過的公民投票法之有關規定與美國相比:我國提案人數為千分之五,遠低於美國各州的平均值百分之一至二;我國連署人數百分之五,也比美國各州較適中的百分之八為低。故不論是提案人數或是連署人數,其實都並不算高。以此門檻「過高」為由而認為我國的公法不易發動,是「鳥籠公投」的說法,根本是言過其實。